半城轻繁_总裁绝缘体

半生半世浮屠塔,半城轻浅半繁华

懒癌晚期无药可救。严重杂食,吃的CP多的很。
严重cp洁癖,逆,无差接受不能。


言和她是天使,我永远爱她!!!!

   
   这里半城,严重cp洁癖,无差接受不等,可拆不可逆……基本全部吃的是all受向cp。
    bl/bg/gl/gb都能接受,但具体cp看情况。
    语死早,不大会说话,万年网络失联患者,日更是不可能的,周更也是不可能的……懒癌晚期。
   本命言和,言和她是天使!我永远爱她!

  
   目前吃的cp:all言和/all诸葛亮/all李泽言(gb/bg/gl都吃)/全职乙女/楚留香乙女(以后可能吃腐向……但目前不吃)/all园丁/all晓星尘/all沈清秋(沈垣)

  吃过的cp基本不会不吃,只看记不记得……非常偏执……

欲说还休 中上

                           

  沧海门派隐于浮洲岛,与世隔绝。

  你从小便向往着中原,向往着书卷里描绘着的盛大的江湖,向往着只有中原才特有的更迭。

  不知等了多少年,你等到了沧海门派回归中原的那一天。站在通往中原的船上,你突然有些茫然。

  多少年过去了,你虽仍是少女未长成的面容,但你的内心却早已不是年少的时候了,对于这个偌大的江湖,比起年幼时的向往,更多的则是恐慌。

  对于未来种种不确定的恐慌。

  到达了目的地,你们按照着约定分散开来,自己选择了一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方向,你只是对江湖有些向往,却不甚了解中原,只得随便选了个方向,按照自己的步调慢慢悠悠的前进,走走停停度过了数个月。

  走走停停,你终于找到了心仪的目的地。

  玲珑坊。

  这一路上对这个地方的各种传闻已经将你的好奇心全部勾起了了,尤其是那个在传闻里占据了大部分主题的怪盗楚留香。

  蹦蹦跳跳的走了进去,门口的人见你的样貌还是个孩子,本想出声阻拦,最后还是罢了,送到手的生意,哪有不收的道理。

  顶着各种好奇的目光,你毫无心理负担的向内走去,一路上左右张望,好奇的很。不过这玲珑坊与外界建筑也无什么区别吗……

  心里正暗自遗憾,且感觉前面有什么人向你撞了过来,你人小身轻,直接被撞飞了出去,不过好在多年修炼没有荒废,你马上便缓过来了,轻巧的转身落地,点点红雾在空气中散开。

 撞你的是一个汉子,看上去醉的不轻,走路都歪歪倒倒的,撞到了你还毫无反应,继续向跌撞去。

 你撇了撇嘴,却没有打算继续追究下去的念头,只是在一瞬间,你仿佛看见了一抹白色从远处的屋顶闪过,不过也只是那一刹那。

 凭借着未成年的长相,你成功的收获了小姐姐的宠爱,虽然也因为这个,你被限制喝酒,在软磨硬泡下才喝到了一杯。

 中原的美酒,怎么可能不常常拿。

 直到夜幕降临,你才带着满身酒气和格外清醒的头脑走出玲珑坊。

 中原的酒真的很好喝,你回味着酒的味道,突然玩心大气,学着醉酒者的步伐摇摇晃晃的走着。

 你玩的开心,却也不忘观察周围的情况,隐约间感觉到有人影跟在身后,你心下一冷,动作却是更加放肆。

 距离越来越近,你刚打算转身给予那人一击,却被人抢了先,白衣一闪那人便被敲晕了。你一愣,反射条件的冲去抓住那人的衣袖,红雾隐隐散开,你借着月色,勉强辨别着对方的面容。

 “你是谁?”                                  

  身高的差距过大,你只得踮起脚仰望着那人。

  那人轻笑一声,似乎是想摇一摇扇子,却无奈于被你死死攥住的衣袖,只得轻声叹道。

  “姑娘,你先放开在下,在下不会跑的。”

   你将信将疑的半松开他的一宿,刚想出言提问,却被那人直接抱起来,施展轻功飞上了屋顶。

    坐在那人肩头,你似乎有了些头绪。

  “你……是楚留香?”

   借着朦胧的月色,你勉强看清了对面人的面孔,凭借着各种江湖传闻推导出来的线索,谨慎的说到。

  “姑娘还真是聪明。”

   他停在了较高的一栋房子上,月色倾下,将你与他的面容照的一清二楚。

   “那这么说,之前我看见的那个影子也是你喽?”

   “真是在下?”

   “为什么会对我感兴趣那?一个孩子?”

    楚留香看了你一眼,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姑娘身手敏捷,完全不像是个孩童。况且,几个月前港口,沧海门派船只靠岸时,我恰巧也在附近。”

    你瞬时心下了然,自然的从楚留香肩上跳下来。

    “那,感谢今日救命之恩,在此别过吧,香帅。”

    “请姑娘留步,姑娘虽然并不是普通女孩,但行走江湖,总还是有个伙伴比较好,不知姑娘可愿与楚某共行亦称?”

     “你我路途似乎并不相同吧?”

     “想不想同,走过才知。姑娘不愿给楚某这个机会吗?”

      你皱起眉,略一抬眸,便撞进了那人的满眼星辰里。

      楚留香逆着光,满目尽是温柔,白色的衣袍浸染着月光的清然。你恍然间仿佛看见了有什么向你伸出了手。

      鬼使神差般,你轻轻点了点头,应下了他的要求。

“那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香帅哥哥。”

 


欲说还休 上篇

那年桃花盛放正好,微弱的阳关顺着花瓣与桃叶的间隙倾洒下来。摇椅吱呀的声音在这安详的午后显的格外悦耳。

  茶水仍然散发着热气,你半躺雨摇椅之上,享受着从天空传来的点点温暖。

  半掩的木门被轻轻推开,来者似乎是怕打扰到你休息,小心翼翼的走到树下,将手中的物品轻轻放在了茶几上。

  你没有休息,但却不想睁眼搭理他。具体缘由你也谁不上来,但从第一天看见他的时候,你就打心眼里抵触和他接触。

  但来者从未被你的反应所打击到,或者说你所有的厌恶他都可以视而不见。他对于你执着的很,虽然你从不回应他。

  你感受着太阳的温度渐渐消失,感受着夜幕渐渐升起,感受着身旁人丝毫未变的气息,终于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何必这么执着那……”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前辈。”

   一种难以严明的苦涩感从胸口涌出,你深吸一口气,忍住心中的情绪反问道。

  “为什么?他的事跟你毫无关系。他最负盛名时你还未出生吧?”

  似乎是察觉到你语气里的不满与质疑,他急忙辩解到。

  “前辈,他们都说我很像他,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江湖传闻中,就前辈与他关系最为亲密……所以……”

      你一愣,内心里却充溢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你的思绪一下回到了很久以前,似乎那个白衣青年还站在你面前,脸上挂着你最熟悉的温和的笑。

   “你很像他……真的……但你也一点也不像他……”

“你的声音像他,习惯像他,举止像他,就连相貌也有几分相似,但性格却与他相差甚远……”

 你转头,看见他逆着月光,眉目里尽是温柔。月光恰到好处的落于他唇角,白衣在月下显的格外清明温柔。你不可遏制的想起了几十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温柔的人同样逆着月光,笑着替你撑开来一片未来。

     你突然觉得鼻头酸涩,眼眶里似乎有什么即将伴着胸口汹涌的情绪一共涌出。

     你终究是心软了。

“我可以跟你说一说几十年前的他的故事。”

“那个时代极负盛名的怪盗楚留香。”


感觉每一张照片都有不一样的感觉,美丽的天空

海樱520生日快乐

  大小姐生日快乐!

      初夏,天气已然有些闷热,海樱一个人漫不经心的于湖泊旁散步。
    微风吹拂过已然绿意盎然的岸边,拂起条条柳枝。略带清凉的冷风带走了她工作一天的疲劳。海樱深吸一口气,停步面相湖泊,终是停步打开了关机一天的手机。
    铺天盖地的信息砸的她眼晕,她只觉得有些烦闷,刚想再次关机,却被一阵特殊的来信提示打断了动作。
  
     “海樱,回头。”

      她满心疑惑的回过身,却见那粉法少女笑容明媚,手里捧着娇艳的花束,目光里尽是温柔。
    花香,相隔不远,淡淡的花香却已然传入她的脑海。
    粉发少女信步前行,最终,将大束花朵递于海樱面前。

    “生日快乐。”

     粉发少女眉眼间尽是笑意,她看着仍然有些呆愣的海樱,再次温柔言道。

     “生日快乐,我的大小姐。”

可以说是非常有毒了……感觉好渣QAQ

发现自己的便签里除了车就剩车了,发上来不会有问题吧……

【顾莫】小段子

终于下定决心更新了……
长期拖稿只是因为手稿一直在与我作对才不是因为懒……
话说点空格点到手抽筋了……
为什么还是那么短……
有种想哭的感觉……
话说谷纤纤原来姓顾,但打出来后就变成谷了,其实谷也很好听……(才不是因为懒得改……)
算了不是废话了……

                                  (六)
  想要了解一个人并不难。
   顾独行再次从失神中回悟过来时,他已经走到莫天机的房间门口了。
   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忙着工作吧……
    和楚阳一起……
                                 (七)
   顾独行娶顾妙龄是有目的的。
   顾妙龄嫁给顾独行也是有目的的。
   两个各怀目的的人凑到一起 纵然有再多真心,也只能沦为假意的舞台。
                                (八)
   其实顾独行一开始并未打算大办婚礼。
   改变他主意的大抵是莫天机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浓重的笑意,为此哪怕恶名昭著也在所不惜。
                                  (九)
    新婚之夜,顾独行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新房,他坐在椅上,看着大红色的双喜蜡烛,一夜未曾合眼
    大约只有顾妙龄的抽泣声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
                                  (十)
   顾妙龄不是为他而哭,顾独行对此心知肚明。
   她只是在悼念一位名曰谷纤纤的女子,那红色床幔上的大红色双喜,也是由她亲手所绣。

每次点开lofter都会有一种密样的今天也不会更新的负罪感,但我找到了解决方案……



只要不点开lofter就好了……

虽然这似乎并不能成为我拖更的理由……